Dee哥粉絲、謝影雪捐款予浪浪機構 細數浪浪機構小故事

在香港運作流浪動物、領養機構本已不易,在疫情和移民潮雙重夾擊下更難上加難。據愛護動物協會(SPCA)及漁護署資料顯示,它們每年需要處理共約5,000至7,000頭流浪貓狗。這兩年間,不但被棄養動物數量增加,捐款金款亦比以前少。西貢流浪之友基金(SKSFF)數月前曾陷財困,面臨停辦危機,亦有組織2020年收留的被棄養動物多了兩成。

近月,藝人何啟華(Dee哥)的粉絲和香港羽毛球運動員謝影雪分別向流浪動物、領養機構捐贈資金和物資,獲不少人讚賞。

公眾人物發揮影響力 望更多人關注流浪動物

謝影雪和鄧俊文在東京奧運羽毛球混雙賽事勇奪第4名,將獲「恒基精英運動員嘉許計劃」送出港元$125萬。謝影雪返港後的隔離期間,在社交平台上回應粉絲問題時表示,計劃把部分因東奧獲得的獎金,以物資形式捐給流浪動物機構,望喚起領養不棄養的訊息。

狗狗是謝影雪生命中的重要角色,陪她走過人生高低,也給她動力練習。現時她飼養的Bear Bear是從救助寵物機構領養的長毛唐狗,她認為:「其實不論什麼狗,牠們都值得給予一個機會。很多人說唐狗是雜種狗,其實這樣說並不公平,即使是流浪狗,牠們本質都是忠心及善良。」她更夢想開一間對狗狗友善的cafe,同時幫流浪動物找人領養。  

圖片來源:謝影雪 IG

8月10日是組合ERROR成員何啟華(Dee哥)的生日,由於Dee哥是貓奴,粉絲為幫他慶生,便以Dee哥的名義向「香港群貓會」和「沙律貓狗之家」送贈罐頭貓糧與善款。此舉獲得大批網民讚賞:「好過賣巴士郵輪廣告十倍,粉絲高汁(質)!」亦有網民表示:「希望以後都多啲依類型應援,比起單單一個廣告牌應義重大。」
 
香港群貓會」在其Facebook專頁貼出「罐頭山」的照片,並撰文答謝Dee哥的粉絲,更表示最近收到的4隻流浪貓很頑皮,會以ERROR成員命名,同時亦當是答謝粉絲的善舉。

圖片來源:香港群貓會 FB

流浪動物機構開支龐大 公眾支持成關鍵

而「沙律貓狗之家」亦有發文答謝,因為經營流浪動物、領養機構開支龐大,市民的善款對機構意義重大。過往曾有報導指,「沙律貓狗之家」的創辦人沙律媽為照顧貓狗不惜辭去法國駐港澳總領事館的工作,更曾因不想麻煩他人,為救狗欠下港元$30萬卡數,後來才終願接受他人捐助。沙律媽多年來過著極簡樸的生活:「人哋捐舊衫畀啲狗墊住瞓,我就揀啲啱嘅著,好多年都無買過衫。」

圖片來源:沙律貓狗之家 FB

亦有機構創辦人為救狗花盡畢生積蓄,「香港流浪狗之家」創辦人Angela退休搬到新界後眼見流浪狗生存環境惡劣,成立香港流浪狗之家,後來救的狗越來越多,就把兩間村屋賣掉,只為更好的經營這個有近400隻流浪狗的家,其中一間更是女兒主動提出賣掉,又把Angela給她的嫁妝拿出來一併賣掉。但Angeal從不後悔,只想令這些被遺棄的老狗、病狗生活更好,:「不知道牠有沒有明天,但希望牠每一天都過得最好。」

圖片來源:香港流浪狗之家 FB

不過,在疫情之下,募款並不容易,不少過往常舉行的籌款、義賣、學校探訪、領養活動都要暫停,光依賴儲蓄難應付日常開支。西貢流浪之友基金(SKSFF透露,每月動物的醫療開支已需約港元$5萬至10萬不等,因此在今年4月陷入財困,130隻狗狗的生命一度前路茫茫,幸得不少市民解囊才得以繼續運作。

圖片來源:香西貢流浪之友基金 (SKFF) FB

愛可動人 年輕一代主動出力

陪伴這些創辦人走過艱難的道路,往往是動物們最真摯、純樸的愛。「阿棍屋」創辦人Ivy成立「阿棍屋」前,曾和愛犬阿棍同患頑疾,治療不易,但阿棍總是依偎她膝下:「那時我想,幸好還有阿棍和我一起互相扶持,我們同病相憐,我相信我們都可以一起捱過那一關。」但阿棍最後不幸離世,Ivy很傷心,為了給來自繁殖場的阿棍做些事,她成立「阿棍屋」,收留雀仔、狗、貓、龜以至山羊等動物。

曾經,她也遇過難關,苦於找合適的地方經營「阿棍屋」,不少地產代理一聽到會養許多狗,已經當面拒絕。但「阿棍屋」還盛載教育意義,學生義工隨團體來幫忙後:「會主動聯絡我們來幫手,有個剛考完DSE後就過來。」 

圖片來源:阿棍屋 FB

幾個創辦人都不約而同希望自己伸出的援手,能讓這個社會的人和動物都活得幸福,Angela強調:「當我們養狗的時候要考慮清楚,要照顧牠們一生一世。」
 
延伸閱讀:
 紐約立法禁止販賣貓狗兔 杜絕工廠式養殖場

 

By Wendy W.